TenX 加密貨幣debit card

一年一度科技界盛事RISE Conference, 昨日開始一連三天在灣仔會展舉行。今年的人工智能講者較去年少,卻多了加密貨幣的代表。
「貨幣」的定義,一般有流通的性質,而且能以物易物。加密貨幣的佼佼者是比特幣和以太幣,兩者都世界通行夠流通,但未見日常生活的應用。早前訪問 TenX 的共同創辦人Julian Hosp,他由行醫轉行創業,契機是研究區塊鏈的醫療應用時,認為新技術將顛覆各行各業。
TenX 的主要產品是發行 debit card (好比EPS),讓加密貨幣持有人於日常生活中,直接用加密貨幣消費,優勢是快速結算、幣與幣免費兌換、兼且銀行卡收費低。初期的目標用戶,是未能申請信用卡,但持有加密貨幣的人,估計現時的目標客戶群約五百萬人,而明年將增至二千萬人,主攻市場是亞洲,尤其是東南亞。
網上不少TenX 支持者不滿發行debit card 的日期一再延遲,Julian 解釋與之合作的WaveCrest,發卡牌照於年初被VISA 暫停,此事令TenX 要一切重來。最新消息是TenX 已取得Bank Identification Number (BIN),意即有合法牌照發行debit card,並正為後台技術和網絡進行測試,估計是全球第一間發行加密貨幣debt card 的公司。
Julian 曾於香港居住和工作。為何選擇在新加坡成立公司,而不留在香港?他的答案很簡單:2015年全亞洲只有新加坡有加密貨幣初創孵化器(incubators),由星展銀行贊助。Julian和友人參賽,贏了,第二年更參與Paypal 加速器。既然根據地已經在新加坡,除非有非走不可的理由,否則新加坡的自由港定位,加上當地金管局對加密貨幣抱持開放接受的態度,當然是繼續在新加坡打全亞洲甚至全世界的市場。
香港身為國際金融中心,只是因為沒有扶持加密貨幣的孵化器,就白白流失人才予新加坡,剎是可惜!
讀者如欲更深入了解加密貨幣或區塊鏈在各行各業的顛覆性應用,除了參與RISE Conference,可購買Julian 的著作《Cryptocurrencies: Bitcoin, Ethereum, Blockchain, ICO’s & Co. simply explained》
與Julian 一席話,除了認識和了解多些區塊鏈和加密貨幣,另一有趣內容,是他對喜樂人生的洞察 – 想生活愉快,只有最重要的三個因素: (1) 能泰然面對面對不確定性(2) 付出愛並樂於助人 (3) 每天學習新知識。他更在Medium 有專文《Why Happiness is a Science, Not an Art 》呢。

互惠基金投資上市加密貨幣挖礦商獲利豐厚

近日有傳聞索羅斯家族趁低吸納加密貨幣,報道未獲索羅斯承認或否認,未知真假。不過,比特幣和以太幣從高位回落六、七成,投入部份資金撈底和分散投資,似乎也合理。
其實外國已有具名氣的基金和投資者,參與區塊鏈和加密貨幣的投資,並且已收割。上週筆者參加Cryptomining & Money Conference, 席間請來美國上市公司US Global Investors (Nasdaq: GROW) 的主席 Frank Holmes 作嘉賓,分享他對比特幣的看法。Frank 在投資界名氣響亮,他以往專注投資天然能源,而近一年是因為旗下一個基金,投資區塊鏈技術公司,數月間錄得數倍回報,讓他更為矚目。
HIVE Blockchain Technology 去年在多倫多交易所上市,是全球首個上市的加密貨幣挖礦商,讓公眾透過資本市場(即是股市)參與加密貨幣的挖礦。它擁有兩個加密貨幣挖礦場,一個在冰島,另一個在瑞典,而且兩個礦場都錄得正現金流。US Global Investors 於去年9月宣布策略性投資HIVE,而HIVE 股價於上市後,數月間曾升超過6倍,帶挈US Global Investors 賬目變靚。
Frank 又分享當日他聽說比特幣後,上網看了數百個小時youtube 和文字,以了解比特幣和區塊鏈的潛力。比特幣的交易不需要中間人,接近零成本即時網上交易,而且因為去中心化,不涉及信任問題。有說比特幣是數碼黃金,Frank 也真的將類似概念套入比特幣,而加密貨幣去年12月的市值更超過500億美元。
US Global Investors 的個案值得投資者關注,不單單因為短期回報高,或加密貨幣挖礦場有正現金流。而是身為美國上市公司,旗下管理多個具規模的互惠基金,不怕SFC 亦不理會市場未搞清楚加密貨幣到底算不算資產,就已真金白銀投入加密貨幣挖礦公司。這代表Frank 和整個投資團隊十分看好加密貨幣前景(否則挖到幣都無用,電費都不夠比)。以上市公司身份投入前路未清晰的業務,而HIVE 又竟然能上市.  這投資個案真的值得研究。
不少人認為過去幾個月是加密貨幣泡沫爆破。假若細看過往的價格圖,上落三成是正常波幅,而大挫五成以上的波動亦曾數次出現。筆者並非鼓勵讀者炒賣加密貨幣,畢竟價格波動大,而且香港未立法監管(新加坡和日本都有監管,相對安全),匯款到外地始終麻煩。不過,面對新技術新科技,不宜用舊眼光舊知識去理解分析。股市三成波動已很大件事,對加密貨幣而言卻是常態。至於為何 Frank Holmes 大大看好加密貨幣前景?  這也許值得投資人思考。Frank 有一個投資blog,細讀過往文章,或能更理解他的思維。

謙虛地向下一代學習

恆指上週接近垂直下跌,除了一月份的升幅化整為零,還要跌凸。過去兩日稍為回穩,但成交額未及上週活躍。筆者上週初撤離所有短線交易,部份交投特別活躍的長線投資,亦先收割離場。

跌市時成交量很重要,因為成交越多,代表越多人「認同」下跌趨勢並急於沽貨離場。若要對比平日成交量,一個簡便指標是比較即日成交量和過去某段日子的每日平均成交量。早前持有的部份長線投資,不論股價上升或回落時,交投都非常活躍,似乎未能於某個價位顯示強力支持。有見及此,收割離場較穩妥,反正未來可以隨時再入場。

恆指上週的跌勢頗急,接近零反彈。其實現時基礎因素不錯 - 經濟好失業率低,而且很多公司發盈喜,大部份市盈率屬合理水平,加上散戶未亢奮衝入場接火棒,為何恆指會「插水式」下挫?投資者對2015年大時代仍歷歷在目,現下買股都比較謹慎。至於股市生力軍屬有限數 - 新一代對股市上下波幅10% - 30% 視作等閒,他們的投資市場是加密貨幣,波幅往往30% 至倍或數十倍計算。股市已是很成熟的交易場所,波幅相對低,而左右市場或股價的,未必再是企業本質佔比最重,卻是資金 - 尤其是大型基金的資金流向。


近日看《Scale: The Universal Laws of Growth, Innovation, Sustainability, and the Pace of Life in Organisms, Cities, Economies and Companies》by Geoffrey West,提到生物和公司的相似之處 - 都會經歷高增長階段,然後是成熟平穩期,繼而走下坡並最終死亡。書中提到城市最大的優勢是「多面向」,所以具備永續發展的特質不論個人或公司,有限的資源和時間都只集中某個範疇,城市的增長卻由人口帶動,令業務和活動越見多元化,有利創新。由於人類認定任何事物包括經濟和企業等,都是有增長才算好事,為了保持增長率,便需要持續創新,而且時間越縮越短。

昨日高天佑君的《中國虛擬貨幣首富》,提到趙長鵬成立幣安網(Binance)作加密貨幣交易所,又透過ICO 發行幣安幣,於去年7月仍僅是中產,至今身家超過20億美元,「堪稱人類史上白手興家而創富最快的案例之一」。早前另有新聞報道美國年輕人,自15歲開始買賣加密貨幣,幾萬美元成本於幾年間升值至過百萬,現時開顧問公司解答投資買賣加密貨幣的相關問題…  上一代普遍愛指責下一代不腳踏實地、不勤奮不肯捱,眼中只看到自身過往的成功之路,未曾見識過這種非由六合彩也非純運氣的短期致富例子,而且由於入場費和交易費低(不像港股有最少一手的要求),相信不少年青人都從投資加密貨幣獲利。實質銀碼未必大,幅度卻應該幾驚人。

所謂「並非單純靠運氣」,是指區塊鏈有實質技術和應用場景。雖然ICO 確實良莠不齊,但股市何嘗不是? 近期的謎網50 就是最佳例子。

世界的創新速度越來越快,要知道未來的高增長項目,最好放下身段謙虛地向下一代學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