幣安幣猶如財技股貨源歸邊?

兩星期前本欄提及建滔積層板(1888) 天鴿互動(1980) 於現市況屬波動較小,相對穩妥,而且估計去年業績佳。週一建滔積層板一度升超過9%,未知讀者入市未?而天鴿互動上上落落,徘徊在$6.8 - $7.2 之間,交投不算活躍,但早前公司不斷在市場回購股份,大概是看好前景。

股市之外,筆者試著多了解加密貨幣。第一步是看白皮書(White Paper),尤其是市值二十大的加密貨幣。其實,不少加密貨幣都大同小異,架構和應用很相似,只是改善比特幣的不同弱點 - 速度慢,耗電太多,難以規模化。其餘非支付應用的加密貨幣中,比較特別的是以太幣 - 無限發行兼有各式智能合約應用,瑞波幣 - 沒有去中心化且有大型金融機構使用,IOTA - IoT (Internet of Things)  互相連結並核實交易,免費解決微交易高昂費用的難處。這些白皮書都簡潔清晰地點出問題所在,並說明技術和解決方法,頗具趣味性和啟發性。

志向遠大的加密貨幣外,筆者還發現像本地殼股細價股,藉貨源歸邊炒賣的加密代幣。早前紅爆媒體,登上福布斯雜誌封面的虛擬貨幣首富趙長鵬,其創辦的幣安網所發行的幣安幣(BNB token),竟是其中之一。根據幣安幣的白皮書,創辦團隊和天使投資者,各持有幣安幣總量的40% 和10% 。據有經驗的加密代幣投資人所言,任何首次代幣發行(ICO),若創辦團隊持有超過20%,都需要特別留神,因為可能是圈錢項目,而非有實質技術或開發藍圖。白皮書中透露幣安網是加密貨幣和加密貨幣的交易所,不存在法定貨幣和加密貨幣的兌換或交易。這定位有助幣安網暫時不受任何法律監管,但假若趨勢是各地政府將監管加密貨幣交易所,幣安網毫不投資未來的法律相關事宜,讓人懷疑長遠而言,能否持續運作。


幣安幣的應用,並非解決任何現存問題,只是提供折扣 - 以幣安幣支付在幣安網產生的交易費用,可以有大幅折扣。幣安幣發行首年,折扣達50%,第二年則是七五折,如此類推逐年遞減,直至第五年將不再有折扣。同時,幣安網會以兩成盈利,在市場回購幣安幣並註銷,直至回購達50% 幣安幣。由此機制可見,創辦團隊高度控制幣安幣的供應和流通情況,好比製造「物以罕為貴」以推高價格。由於幣安網是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之一,而且用戶數量和交易量正在增長,『以幣安幣支付交易費用能獲得50% 折扣』,能讓用戶獲得即時和實質好處(有別於其它ICO 項目,初階段都發展應用場景,代幣難以在市場流通),以圖吸引和提升需求。

筆者看幣安幣的設計和用途,似乎可以人為地控制供應量以抬高價格,不得不懷疑團隊是否只想短期抽水。五年後幣安幣再沒特別用途,是否代表團隊根本不考慮五年後的世界?近日俄羅斯和美國分別公佈未來會監管加密貨幣,並且視之為股票,估計未有持牌的交易所將大受影響。現時不同國家對加密貨幣的取態不一,在亞洲,日本和新加坡都持正面態度,並設立相關法律,日本更發牌予加密貨幣交易所。交易所需像傳統的金融機構般,有全套的KYC 系統。由於受監管兼容許法定貨幣兌換加密貨幣,用戶和交易所多可以輕易開立銀行戶口。其實日本有具遠見和執行力的加密貨幣交易所,雖然增長不及幣安網,但勝在穩打穩紮兼有牌照,風險相對小。未來有機會再與讀者分享。

中電光谷持續回購值博率高

過去幾天港股「悶市」。即便港股通重新開通,恆指不過窄幅上落,而每日成交額未見十分活躍。早前所有短線投機和部份長線投資離場,重新部署後,部份資金再入場。長線投資的資金,只是轉股。至於短線買賣,則選擇過去一個月股價波動相對小,而且公司早前持續在市場回購的股票,包括中電光谷(798) 和天鴿互動(1980)。另外,估計建滔積層板(1888) 2017全年業績佳,加上價格波動較小,應該也屬於穩妥類別。筆者只是部份資金再入市,因為股市走勢未明朗,不知道能否持續升勢,還是反彈會一波低於一波。既然向有「寧買當頭起」一說,所以還是待到趨勢較明朗才投放剩餘資金。

本欄過往曾分析天鴿互動,這次淺談中電光谷。現價每股$0.66,單價細但市值超過51億。市盈率8.25倍,每股淨資產值約$0.79。公司自去年6月尾持續在市場回購股份,至今花約2.15億港元回購2.95億股份。回購價介乎$0.68 至$0.76。集團的主要業務是內地不同園區的物業發展,截至去年6月30日的半年業績,收入約13億人民幣(+67%),經營利潤約3.2億(+180%),淨利潤約2.2億(+74%)。短期銀行貸款和持有的現金相距不遠,而長期的銀行借款僅9億,相對其持有超過25億元人民幣待售竣工物業,資產負債比率算合理合格。由於公司持續回購,加上半年業績佳,兼且持有大額待售竣工物業,估計2017年全年業績有顯著增長。而現價貼近公司的最低回購價,值博率高。唯一投資者需要注意的,是交投不夠活躍。


週末友人傳來一篇文章,簡潔清晰地點出了區塊鏈和首次代幣發行的精髓。現時的科網巨企如Google, Facebook 和Amazon, 能夠成長坐大,是因為用戶持續提供個人資料和數據。科網巨企當年改變了傳統的收費商業模式,開通免費服務,吸引大量用戶,並獲得海量數據,進而發掘盈利模式。後來的科網企業上客,免費模式也不管用了,要派錢(例如滴滴出行和Uber)。而現時的區塊鏈和ICO,則用另一種方法招攬早期使用者 - 早期使用者是代幣持有人,同時亦是社區推廣人。而代幣有升值潛力,具備激勵作用,好比初創公司以低價出售或送出公司股份給創業團隊般。

昨日媒體報道指接近一半的ICO 業務失敗。其實ICO 的高風險高回報性質,就似風險創投 - 10個項目只有1-2個成功,而回報足以蓋過失敗的8-9個項目。未必適合一般投資者,但ICO 將風投「普及化」-入場門欖和費用低,不需要有獨家人際關係也能參與項目早期投資…這也是一大破壞性創新的特質。

天鴿「劫」後餘生

過去一星期最吸睛的新聞,肯定是兩大颱風。看半年業績公佈時,其中一個最吸引筆者眼球的,就是天鴿。此天鴿非破壞力強勁的十號颱風,而是週一復牌的天鴿互動(1980)。8月中沽空機構Emerson Analytics 出報告狙擊天鴿互動,指控集團自準備2014年中IPO 至今都偽造營運數據。報告一出,天鴿應聲下跌約9%,然後停牌。週一復牌曾最多下挫約12%,收市價僅下挫約0.88%。


天鴿除了發公告否認Emerson 的指控,同時公佈截至6月30日未經審計的半年業績。營運收入增加約 43% 達4.99億元人民幣,毛利增加69%,而毛利率亦由72.2% 增加至85.6%。淨利潤增加101% 達1.5億,而淨利潤率由21.3% 增加至29.9%。集團業務主要為直播頻道,每月活躍用戶增加約43%,季度付費用戶增加約31%,主播人數增加44%。此外,亦有遊戲授權服務和電子商務交易等其它收入。集團持有約7.4億元現金,另持有超過8億可供出售的金融資產。沒有銀行負債。半年的經營活動現金流約1.91億。
上述數字非常省鏡,若全是真實數據,業務屬高增長,而且集團財務穩健,現價值博率高。此外,集團亦公佈股份回購計劃:回購最多價值6億港元股份 (~8% 股份)。
再看集團對Emerson 的回應,包括Emerson 在報告中所稱的六家分銷商中,其中三家根本並非天鴿的分銷商。所以Emerson 指分銷商收入不支持天鴿財務數字,屬不合理推測。另外,Emerson 將天鴿和6.cn 作對比,但實質營運有差距,因為6.cn,9158 和新浪秀實網頁端和客戶端軟件產品,即用戶無需註冊,或需要下載和安裝軟件。這兩種模式和天鴿互動視頻的付費用戶的模式有差距,難以直接比較。另外還有幾點回應,但上述兩點也許最簡單清晰地說明指控不成立的理據。
沽空機構過往確實多次成功揭發假賬目,筆者亦難免對集團財務數據抱持懷疑態度,但集團的核數師是羅兵咸永道會計師樓,屬四大之一而且聲譽極佳,的確能提升筆者對2016年全年財務報告的信心。
再查看CCASS 記錄,超過48% 股份存放在瑞銀和摩根士丹利,約20% 存放於金唐證券、交銀國際、太平証券、核聚證券等,筆者估計大部份持有人是機構或專業投資者,散戶很少。除非當中有人大幅拋售,否則公司有回購計劃,加上業績不俗又財務穩健,股價大概有支持。
世事無絕對。即便各項資訊合起來吸睛,買賣股票始終有風險。讀者也許可以再多加搜證,嘗試使用集團的產品了解業務,再考慮是否投資。

何種 AI 才值錢?

本欄曾多次提到若坊間媒體一致看好後市,就是該小心翼翼的時候,因為「時差」問題,往往大眾都知道便是尾聲。昨日畢老林兄的《投資者日記》提到GMO 創辦人 Jeremy Grantham 說現時的牛市缺乏確認泡沫的「行為指標」,即「美股牛還牛,但搭的士不會聽見司機大佬起勢咁吹,講股講到連路都行錯;去飛髮舖搞吓個頭,洗髮員隨時忍唔住口告訴你炒股賺咗幾多…

筆者認同文中所指的「股民未夠亢奮,要爆大概未是時候」。除了暫時未見「行為指標」,若抽查部份股票的持股狀況,主要持貨者似乎都是機構或專業投資者,由散戶持有的流通街貨相對少。以此觀之,「泡沫」程度有限,應該未到爆的時候。現時炒股不炒市,而且不少藍籌股領漲,當中筆者除了關注月初提及的長實地產(1113),另一間值得長期持有的是平安保險(2318)。至於小型股份,除了中國奧園(3883),天鴿互動(1980) 亦值得注意。去年的財務狀況大幅改善,營運收入升23%,經調整純利增長26%。持有現金超過10億,沒有銀行貸款,營運現金淨流入較去年增長超過一倍。而今年第一季收益較去年上升61%,純利更增長178%。雖然相比去年第四季,純利只是輕微增長3%,但公司財務穩健。倒是每日成交不算活躍,投資者若考慮投資,亦需注意。

早前本欄曾提及匯豐銀行和矽谷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合作,發掘洗錢(money laundering) 的可疑活動。早前在RISE Conference,筆者和Ayasdi 創辦人Gurjeet Singh 進行訪談,希望了解公司的技術和過人之處。

近來一股AI 熱潮,Gurjeet 認為現時被形容為AI 的科企門欖太低。他認為一套AI 系統需具備五種特質: discover (發掘), predict(預測), justify(證明), act(行動), learn(學習), 並完整運行整個循環,才稱得上是人工智能。據知Ayasdi 的大數據分析運用Topological Data Analysis(TDA)。筆者並非技術人,對此一字詞和技術不甚了了,但經常在坊間聽到的類神經網絡,是TDA 的其中一種。Gurjeet 早於十多年前在史丹福公開研究結果,所以TDA技術並沒有神秘之處。同時處理和計算大量數據,是十分具挑戰性的事。而公司真正的優勢,是花了超過六年時間,建立一個能處理大量數據的基建,並有效配置數據再進行分析。

Gurjeet 雖曾是學者,卻強調技術並非最值錢,真正重要的是實質應用 - 運用技術解決商業問題。除了與金融和醫療機構合作,Ayasdi 也協助一間日本電訊商追尋駭客,並於三個月內找出13名網絡罪犯。

越來越多企業希望運用AI 提升效率,若要實質應用新科技,行之經年的日常工作流程,和「深思熟慮才決定」的文化,都需要作出調整。正如Amazon 創辦人Jeff Bezos 曾說過具備規模的企業都傾向緩慢地 作出高質決定,但Amazon 傾向作高速決定(high-velocity decisions) ,因為這年代行得慢啲代價太昂貴。Gurjeet 亦認為企業與其擔心難以適應新流程、壞數據影響分析結果等問題,或許可以從小規模開始嘗試。企業若能早點了解AI 可解決的商業問題,累積越多數據和學習,效果應該越佳。

補白:畢兄早前回應本欄提及AK 低買高賣更高沽Tesla 並非價值投資法,尤其Tesla 當年未賺錢。其實,AK 對Tesla 的「估值」主要來自觀察Elon Musk 解決危機的能力,而且企業身為創新高科技,加上曾有一季獲得大量訂單,令現金流大幅提升,所以 AK 給予溢價。至於買賣時機,AK 則應用技術指標。筆者認同畢兄所言「只能證明此君(AK)觸覺異常敏銳,Tesla升跌盡在掌握之中,常人要學亦學不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