估值後大膽入場安心坐定

近日港股節節上升,手上有持倉的讀者心情大好吧。價值投資者向來只long 不short,在股市暢旺的日子,其實「無事可做」。曹Sir 教落要趁勢,而且let the profit runs, 所以不必多手套現袋利潤。持股不必理,那麼可以繼續入場嗎?
移居澳洲多年的Aunt Diana 是專業人士,入息優厚生活富裕。以往不沾手股票,但過去一兩年開始注意港股,希望投資派息高的股票。筆者和aunt Diana 間中交流心得,她鍾情內銀股和電力股,主要看派息率和股價波動。筆者曾詳述內房股、內險股和綜合企業等。Aunt Diana 大多採取觀望態度,股價升了後不願意追入,錯過了回報以倍計的碧桂園(2007)、中國奧園(3883)和平保(2318),也錯過了升幅逾倍的復星(656) 和中國民航信息(696),轉而發掘升幅落後的股份。
其實尋找落後股,是非常聰明和合理的策略,尤其當恆指單靠幾隻股份帶動,升勢不全面時,當然是發掘潛力股。不過,如大市暢旺,大部份股票都升,這時買升勢大幅落後或股價微波動,甚或反其道而行的,則未必是好時機。所謂趁勢,是順勢而行。假如股價處於上升通道,升幅已達某個水平,順勢之外的另一考慮因素,是估值!若能根據財務數據估算出公司的價值,入場和持貨時,會較易下決定和坐得定。
至於估值如何做,坊間有各種財務比率,最普遍使用的是市盈率和市賬率,適用於大部份做生意的公司。市賬率則多用於地產股、內房股和內銀股,因為資產是這類型企業的核心。一個簡易的方法,是對比同一行業不同公司的市盈率和市賬率,以得知現股價是便宜或偏貴。此外,投資看將來,所以公司業務和利潤的增長也很重要。假設A公司和B公司的市盈率和市賬率相近,但B公司的增長較佳,股價自然值更高價。
股價已升了幾成甚至一倍,如何知道是否仍有升值潛力?這就真的要計算估值,而不是單單比較同一行業的財務比率,發掘落後股價。估值怎麼做,不容易講清楚。但最簡單直接的算法,是估計未來一年的營業額和淨利潤,然後再以目標市盈率和市賬率,反過來計算目標價。的確,目標只是目標,未來股價是否真的達到估值無人知。而目標價應定得高或低,確實因人而異。但如果每件產品或業務都有市場合理價,那麼可以參考其它財務狀況類近的公司,翻查歷史最高點,再打個折扣,大概可以估算出價值。
其實,估值之所以重要,是讓投資人安心入場和坐定。若認為仍然有水位,或者公司業務增長佳,現金流又穩健,即時股價升了還是可以考慮買入。過往散戶接火棒,也許是股價初升階段,投資者想等股價回調下挫再入市,不甘心高價追入。一而再錯過之後,見到市場氣勢如虹,那時入場就往往是水尾。
早兩天和aunt Diana 問及筆者的持股狀況,除了兩週前為文分析的海爾電器(1169),是長實集團(1113)和復星(656)。

估值到價怎麼辦?

近日市道鬧哄哄,投資者大概都有斬獲,早前媒體報道下半年繼續升市,但昨天午後恆指曾一度跌超過500點。 其實,每逢大部份媒體一致對後市樂觀,投資者就應更謹慎小心。本欄過往曾多次提及風險管理和離場策略,除了入場前定下止蝕位、創新高後回調某個百分比即離場等規矩,價值投資人都會為公司估值,亦只有股價低於估值才會入場吸納。

本欄約兩年半前曾分析中國民航訊息(696)和新意網(8008),為文當日收市價為$8.20 和 $2.31,上星期兩股最高曾升至 $23.15 和 $5.30。兩間公司的基礎因素非常好,最新的VIS 分別是 81 和 80,仍屬於可長線持有的優質股。筆者以VIS 估值,兩股的合理目標價分別約 $27.0 和 $5.50。昨日收市價分別達估值的82% 和 87%。一般而言,當股價進入估值 90% 範圍,就值得注意。而估值上下10% 都是合理波動區間。

股價處於估值合理區間,投資者應如何處理股票?

常言道升市莫估頂或 let the profits run,尤其優質股並不輕易遇上,最經典例子是騰訊應該buy and hold,而不是升1倍或幾倍便袋錢離場。上述兩間公司,中國民航信息的業務在內地有壟斷優勢,新意網的數據中心業務則前景亮麗,而且兩者都財務穩健,現金流強勁。
那是否就應只揸不沽?



當股價接近估值,是時候重新考量「潛在利潤」。當初入場的值博率高,因為面對15% 下行風險 (假設止蝕位是15%),而潛在回報超過一倍,即以 -15% 風險博取 +100% 的回報。 但當股價達到估值合理區間,以統計學的詞彙演繹,即預期回報(expected return) 接近零。但投資者面對股價下行的風險並沒有大幅減少(如設定股價創新高後回調8% 離場)。那麼「承擔 -8% 風險博取未能估算的潛在回報」是否值博率高的投資,就值得思考了。

除非市場長期處於理性狀態,股價才會一直在合理價格區間波動。但市場並非static (靜態),可能繼續飆升,也可能回調,其實離場準則之外,重點是未來見到公司價值被低估,又或升勢凌厲,懂得再入場。而另一間本欄曾分析,現時股價進入90% 估值範圍的是珩灣科技(1523)。公司財務穩健,VIS 78,但股價細而且上市時間短,而早前細價股大跌,即使未被波及,但既然股價接近估值範圍,亦值得投資者注意。至於其它潛力股,筆者近日關注長實地產(1113),信義玻璃(868),和彩生活(1778)

立會選舉和價值投資同出一轍 系統分析具普遍性

這星期最大件事不是中國女排訪港、或恆指樓價皆造好,而是本週日的立法會選舉。同樣是四年一度,奧運不影響你、我、公司或國家前途,立法會選舉卻對港人影響深遠,可左右未來政策和政府的資源運用。價值投資者會精挑細選前景秀麗、財務穩健的公司,因為會長線影響股東利益。如果讀者是選民,手上的兩票(地區1票,加上超級區議會或功能組別1票)請必謹慎運用。
本欄曾提及系統化分析股票,以及對程式交易的回測和短線交易的觀察。近日察覺系統分析和價值投資,其中一個最大的差異是:應用的普遍性。
價值投資旨在尋找千里馬,會篩選有潛力的行業,兼且財務穩健的公司。近日是公佈半年業績高峰期,以往多次分析的中國民航信息(696),營運收入和淨利潤保持增長,分別達4% 和 29%,持有超過50億人民幣現金,銀行貸款不足3億,財務穩健。若果願意花時間看通告,似乎還能發掘不少業績亮麗的公司。
價值投資不具普遍性,只適用於少數股票,畢竟世上很少千里馬,正如市場只得一個騰訊。同是內地科技界巨人的阿里巴巴,曾在香港上市,多年後私有化的價格,與上市招股價相差無幾,未能帶挈股東賺大錢。由此可見,即便同一個界別,業務規模和增長率、以及財務穩健度等都旗鼓相當,未必就都能成為千里馬。
價值投資選股之難,是伯樂必需眼光獨到,第一步就要選對,而且時機要拿捏得好,否則往後的時間、耐性、錢滾錢(以股代息) 等的養分,對投資都起不了作用,反而浪費資源。也許曹Sir 因此才會教趁勢,即方向要押對。科技股如 IGG(799) 和中國擎天軟件(1297)的增長未能和騰訊相比,但整個板塊的趨勢向上,股東同樣受惠。立法會選舉的道理相通,此所以有政黨,甚至簡易分辨統稱泛民和建制派。筆者認識新界東6號的張超雄,他為人冷靜,認真對待議會工作,而且具有往績。無奈筆者居於港島,未能跨區票選新界東議員,否則必定投他一票。
至於系統化分析,反而較具普遍性。即任何股票出現某種情況,例如股價創新高、RSI 高於70等,訊號都會出現。由於交易頻密,期望回報較低(單位數),不像價值投資至少15%,所以全年埋單計數不是靠眼光、時間、耐性,而是靠積少成多。股價總是有上落(這就像廢話),期望回報率低,其實等同減少不確定性 (達到目標回報的機率較高)。
以往不曾從方法的普遍性角度思考投資策略,但在千里馬數目有限的世界,這似乎是值得關注的優勢。


註: 由於報紙版本經過編輯修訂,與原文有差異。

業績Review:中國民航信息

踏入4月,不必再日夜「追看」業績公佈,暫時鬆了一口氣。對於沒有投資又不在觀察名單的公司,筆者習慣速讀業績,旨在有個大概印象和記下某些重點,以便未來回頭細看。根據閱讀印象的非正式統計,大部份上市公司去年都錄得虧損,只有極少數的主營業務收入和利潤皆錄得增長。別說雙位數增長,就是單位數增長已屬難得。這印象與高天佑《誠哥耶倫警覺「新常態」》一文,詳盡解釋誠哥和耶倫看淡經濟前景,實指「眼下各行各業都一片暗淡,找不到任何亮點」不謀而合,現在要選行業揀股投資確實不容易。
過往曾分析推介中國民航信息(0696.HK)。早前有讀者問及中國開放機票GDS (全球分銷系統),會否影響其獨家地位和業務前景。今次藉回顧業績一併分析。截至2015年12月31日的全年業績:
營運收入:54.7億 (2014:53.4億,+2.5%)
營業利潤:17.5億 (2014:12.6億,+39.2%)
淨利潤:   19.8億 (2014:16.9億,+ 17.2%)
營業利潤率:31.9% (2014:23.5%,+8.4%)
淨利潤率:    36.1% (2014:31.7%,+4.4%)
經營活動錄得淨現金流入23.8億元。持有現金超過40億元( 包括受限制的銀行存款約3億元),沒有短期或長期銀行貸款,財務穩健。
雖然營運收入僅增加2.5%,若細看服務收入組成:
航空信息技術服務:31.3億 (2014:28.5億,+ 10%)
結算及清算服務:      4.9億 (2014:4.3億,+14%)
系統集成服務:         6.4億 (2014:10.4億,-38%)
數據網絡及其它:    12.0億 (2014:10.0億,+19%)
上述可見主要收入來源都錄得雙位數增長,可是系統集成服務收入下跌38%,大幅拉低總收入增長率。
何謂系統集成服務收入? 這與GDS 有關嗎?
GDS 全球分銷系統是民用航空運輸及旅遊業的大型信息服務系統。中國民航信息的擁有國內獨家GDS,提供中國境内所有航班時間、座位和票價等訊息。即使2012年後中國逐步開放國外GDS,讓旅行社透過國外GDS (已進入中國的兩家為Amadeus 和Abacus) 購買外國航空公司的機票,中航信依然有壓倒性優勢。旅行社使用中航信系統需要付費 – 基本月費外還需要按搜索量收費, 但礙於 Amadeus 和Abacus 只能訂購國際航班,而且需要用戶在海外訂票,即匯錢至境外完成交易,很多旅遊中介都未能完全轉用國外的GDS。
細看業績公佈內容,中航信2014年和2015年向旅行社代理提供的分銷信息技術服務處理交易量, 分別是3.35億宗和3.73億宗,上升了11%,而交易額則分別為3,508億元和4,028 元,增加了20%。由數字可見,開放國外GDS 暫未影響中航信的分銷信息業務,此項業務仍保持增長勢頭。
2015年的系統集成服務收入大幅下跌,主要來自國內酒店間夜銷售量。全年銷售約 583,800 間夜,下跌了44.9%。 筆者認為酒店的替代品多,而且多數是入住後才付費,甚至可以取消預訂,加上途家網(就如中國的AirBnB)的興起 , 酒店間夜量銷售下跌屬無可厚非。集團現正積極探索酒店直銷模式,逐步搭建酒店直銷平台框架,但隨著手機預訂酒店越見方便,筆者不認為這範疇難以再錄得高增長。
中航信現價每股$13.18,市盈率約17.67倍,價格合理。
Facebook 專頁:  www.facebook.com/trendalysis

分門別類價值股

上週五恆指重回二萬點以上,週一友報指兩會未見成果,估計恆指於20,800 點有阻力昨早開市恆指跌穿二萬點  本欄名為《價值投資》,不應在乎股市的短期波動,但過去一年,恆指單日上落幾百點(超過500的頻率不低。而農曆新年至今不足一個月,恆指從低位攀升約10%。傳統價值投資每年目標回報率僅15%,,按比例計算,即便是短期波動,價值投資者都應該關注指數起跌。此外,3月份是公佈全年業績高峰期,除了已發佈的盈喜盈警,財務報告的實質數字如銷售及盈利組成,資產負債水平等,都是投資者再度審視公司的時機。
價值投資注重的基礎因素包括公司財務和行業前景等,當中亦可分門別類,例如高增長業務,資產大折讓,具壟斷特質,低增長高現金流,正處於扭虧為盈或業務轉捩點,規模大盈利股息穩定等。本欄曾分析過的平安保險(2318)相較同業屬高增長類型,而粵海置地(124) 和大昌(88) 則屬資產折讓,中國民航訊息(696) 具備壟斷特質,港通控股(32)則是低增長高現金流,而且盈利和股息穩定。至於扭虧為盈的佼佼者則要數美國Amazon(AMZN),去年首兩季持續錄得盈利,而雲端服務AWS 成為新增長勢頭,利潤率和增長率都超過30%,遠遠超過網上百貨的薄利多銷模式。去年股價大幅上揚,現價市盈率超過450倍。



上述舉例的資產折讓型公司,2015年透過收購公司和出售已建物業,估計錄得不俗盈利。這代表過往的資產賬面值,部分已獲得收成,轉化為利潤和現金。其它過往曾分析的公司,待業績公佈後,會再重新審視行業潛力和業務發展。

投資者買入股票前,若能清楚知道每間公司的賣點,便能較坦然面對短期波動,甚至奉行越跌越買的策略。其它門派衡量股價,未必看公司的內在價值,而是著眼股票買賣是否能帶來利潤(低買高賣)。即使公司質素高,若股價波動讓投資人虧損某個百分比,便會離場。這種投資理念是:做對投資決定時讓利潤持續增長;決定錯誤時不嚴重影響投資組合的價值。

股價反映投資人對公司未來的期望,所以是向前看的。財務報表是歷史,反映過去的穩健程度。一般而言,「爛船都有三分釘」,基礎因素好的公司,抗逆力較強,所以財務報表很重要。可是,既然股價是向前看,單看財務報表並不足夠,最好可以預測業績。大部份人難以精通各行各業,所以除了將「當股東營運生意」的理念代入投資,若能抱持「透過股票升值和買賣帶來利潤」的想法,風險管理會處理得較好。

價值投資人很多時會排斥其它派別 (因為投資時期長短、公司價值估算方法不一樣),但每個派別都有其優勝之處和盲點,最好可以取長補短。筆者一直強調風險管理,是因為價值投資長久以來,都傾向著重公司基礎因素和內在價值,極少談及小股東賺錢套現離場,也便沒甚麼風險管理概念。單單以時間換取回報,也許是盲點之一。

《網上加料版》

早前聽說一個長期投資策略,目標回報是每季度增長3%。策略很簡單,每季度review,每逢回報超過3%便賣出,若少於3% 回報則投入更多資金,直至價值達到每季3% 增長。原理是不貪心 - 賺錢變離場,回報不達標便投入更多金錢,減低平均買入價。若將這策略套入美股或標普500,只要捱得過2008年海嘯,自然苦盡甘來,10年間回報超過650%。

這顯示長線投資必賺兼穩健嗎?讀者可以嘗試自行測試。Yahoo 免費提供股市的歷史數據,讀者可嘗試以excel 計算模擬結果。

若細看每週期的現金流入和流出,金融海嘯期間約20個月,是一段頗難捱的日子,讓人質疑策略成效,甚至美國經濟前景。即使對個別公司有十足信心,又或長遠看好美股,當年的跌市急速且幅度大,令投入的資金瞬間蒸發。到底投資人是否真的對美國經濟前景信心十足,到一個資金瞬間蒸發都不在乎的程度?

舉這一例子,並非認為策略無效。事實上,策略有效,只是不是每個人都跟得到。

筆者向有記錄買賣的習慣,而且版面可輕易看到若持貨至今的盈利或虧損。觀察所得,絕大部分的離場決定都做對了,很少走得太早喊走寶(如果認為走寶,大可重新買入),感慨的都是未守規矩或未按原定計劃的投資。曾在書本看過統計,投資利潤的80%,主要來自top 20% 的交易,而bottom 20% 交易帶來的虧損,會大大影響利潤。所以,只要管理好bottom 20% 的投資,整個投資組合的回報會大幅提升。

此文同見於《信報》的《價值投資》專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