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製造珠寶轉型生產高端「日本Tesla」

國慶加上中秋,上星期只有3個交易日,碰上內地黃金週長假期,本以為股市冷清清,怎知道恆指兩日間飆升超過800點。本週初內地復市,恆指反而不上不落。筆者假期前已撤離短線投資,後來股價企穩才再以小資本入場。中秋升市雖未有大斬獲,但也不至於「被置身事外」。短線撤離的好處是不必面對波動風險,可安心放假。壞處則是有機會錯過潛在升幅,而且未來要逐步建倉。人生不能捕捉所有機會是常態,短線錯過便由長線補鑊。
日前如常看通告,最吸睛的是奧立仕控股(860) 的人事變動。集團請來具25年私募投資經驗、前CVC Asia Pacific Ltd 合顆人何志傑先生擔任首席執行官。此前,何生曾擔任千百度(1028) 、新鴻基(86) 和鴻興印刷(450) 的非執行董事。
奧立仕找來資深私募投資人當CEO,令人聯想未來可能會有一連串搞作。翻查過往公告,9月尾才完成收購日本電動車公司GLM Co.,作價約5.5億港元。當中3.46億元的代價,以發行新股形式支付 (每股作價$0.80)。現股價約$1.68,持股價值已升了一倍!
股價早於6月尾開始飆升,筆者卻是後知後覺。上網搜尋相關新聞,Ocean Dynasty Investments,誠哥的維港投資負責人周凱旋和TCL 都有入股,而集團融資所得用於收購GLM Co。其實誠哥並非第一次投資電動車,以往曾入股五龍電動車,後來套現大部份股票離場。
提起電動車,估計讀者最先聯想到定位大眾化的Tesla。GLM Co. 被喻為「日本的Tesla」,卻以高端市場為目標。今年4月有報道指GLM 欲銷售1000部 G4 型號電動車,每部索價4000萬日圓(~277萬港元)。該電動車由零加速至每小時100公里,只需要3.7秒,快過Tesla。

奧立仕現時市值超過92億,本業是珠寶銷售,截至去年9月底的財政年度錄得虧損,而截至今年3月底的半年盈利約3300萬,估計市盈率278倍。持有現金約1.6億,借款約4000萬。若以價值投資角度看,除了業務非高增長行業,持有資產淨值低,股價相對太貴,根本沒興趣。但加入了電動車業務(非概念階段,估計GLM 於2019年可較大規模生產),令人憧憬創新科技將為集團注入動力,令業務有高增長。
筆者認為此股現價蠻貴的,暫時會將其放入觀察名單。未來若有相關新聞,再衡量價值和業務潛力。
上週本欄談及《如何讓愛情天長地久》,友人千叮萬囑筆者在此補白:根據研究顯示,感情深厚的夫婦,最美好的愛情於50至60歲時出現。這數據可讓友人和夫人耍花槍時安撫對方 - 眼前小吵架無傷大雅,約20年後才是雋永愛情臨到之時。

驚嚇電動車

 

說故事前,先看圖表。

這圖表是比亞迪股份(1211.HK) 過去10年的股價,中間的大凹位是2008-2009年金融海嘯期間,看似情有可原。但是,若與恆生指數比較,比亞迪無論升跌都遠遠超越恆指。

面對刺激的過山車股價,就算有股神畢菲特撐腰,投資者都會嚇得心驚膽顫吧~!

早幾日,比亞迪公佈半年業績,淨利潤飆升25倍,同時為第三季發盈警,股價下挫。

我沒有投資比亞迪,全靠畢菲特和李祿才認識這名字。近日美國Tesla 電動跑車各方面評級皆獲最高級別。Elon 更直指比亞迪不是對手,我才注意電動車。

那天在深圳,我終於碰上比亞迪電動的士。它較一般的士新淨,而且座位寬倘舒適。不過,司機的一席話,簡簡單單說明了電動車的漫漫長路,並未看到盡頭。

司機說若果有選擇,他絕對不會駕駛電動車,太不方便了!電池只足夠走200公里,一天充電一次未必足夠,而每次充電至少40-70分鐘。而且全深圳只有50多個充電站!

充電期間做什麼?有電視看嗎?

吃飯啊~ 沒有電視,只有報刊。

我奇怪廣告公司如Focus Media,怎會放過設置屏幕廣告的機會。想深一層,充電站又不是油站。深圳約有10000部的士,電動車僅佔700部(7%)。廣告公司何必大費周章向數百名司機播放廣告呢?

電動車充電費時,電站又少,價格更要命 - $30多萬一部。政府津貼10多萬後,依然要付20多萬,相比才10多萬的普通計程車,根本毫無優勢。

比亞迪的市場在哪裡? 在中國,我根本看不到市場。在美國,Tesla 真的贏足10條街。

簡易的市場觀察不可信?那看看公司的財務狀況吧!原來更嚇人:

  • 資不抵債 
  • 經營利潤和淨利潤:3%&2%

財務不健康,營業額沒有大幅增長,也沒看到潛在市場。即使以『升了25倍的半年業績』估算全年利潤,市盈率仍達76倍。

這到底是哪門子生意?我看不懂。

比亞迪股份現價$27.9。我認為嚴重偏貴,只值$4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