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CPI 推敲經濟狀況


近日美股和港股造好,筆者繼續持有早前分析推介的股票,另外撥出部份資金,學習均值回歸的短線買賣策略。這策略並不適宜沒時間看市的投資人,除了實質操作不方便,也容易發生目光短淺因小失大的情況。個人認為短線交易其中一個最大的用處:訓練克服心理障礙,從而幫助規避風險。

人對於曾經持有的股票,不論是賺錢或蝕錢離場,現價若較離場高,未必甘心以更高價再買;若股價較離場時低,又擔心趨勢已完結。假如無法克服這種心理障礙,長線投資便必須承受較大的波動,有時會見財化水或賬面虧本。如果可以隨時隨地入場離場(條件是交易費用低和心理障礙細),就能降低所面對的風險。

投資炒賣之外,筆者也嘗試了解目前的經濟狀況,現下拋磚引玉,希望會收到讀者回應。

觀察所得,過去2-3個月零售店舖 (尤其是時裝店) 的折扣很大,中高檔快餐店雖然價錢不變,卻推出銀碼細的餐點,讓人感到零售市道很差。同期樓價不斷上升,租金亦同步向上走。以往的經濟體,是經濟景氣且銷售市道暢旺 ,樓價租金才會一同升。所以,樓價指標就似經濟寒暑表,現在卻似乎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
實體零售生意差,因為網上商店搶了很多生意。至於資產價格上升則與量寬和低息環境有關。但金融海嘯至今九年,零售指標和資產價格持續背道而馳,到底代表甚麼經濟現象?

翻查香港統計月刊,第二季的綜合消費物價指數(CPI):104.4。細看分類,食品為106.2(當中以外出用膳的指數較高,其它食品則接近綜合指數)、私人房屋和公營房屋的租金分別為106.1 和110.7、電力燃氣 ~99.7、衣履~97.4、交通~103.9、教育服務~106.8、通訊服務~99.9、醫療服務~109.4。



簡單而言,指數高於CPI 即物價升幅高於整體,反之亦然。上述數字可見,服裝、電力和電訊服務越來越便宜(前天其中一宗大新聞是電訊商劈價,上網費用大減3-4成);日常交通費和餐飲費用,則與通脹看齊,但外出用膳較以往貴,而教育和醫療費用的升幅則遠超通脹。至於租金,當然亦超過整個通脹。令筆者驚訝的是,公營房屋租金升幅竟然較私人物業高得多!如果薪酬升幅與通脹同步,而租金、教育、醫療和餐飲費用上升,分配於置裝上網等的資源就會減少。

數字反映短期而言,時裝和耐用品等零售業務不濟,食肆增長則與通脹同步,當中又以非中菜較佳 (統計月刊有相關資料),而醫療和教育相關業務的前景好。(怪不得近日有上市公司收購本地和內地幼稚園的新聞,商人的市場觸覺果然敏銳。)

筆者腦中的幾個問號:上述資訊反映了甚麼經濟狀況?當社會的產出大部份流入業主之手,他們的消費模式是甚麼?資源會再流入本地經濟體成為正面循環嗎?能惠及社會各階層令社會欣欣向榮嗎?如果整體通脹和銷售升幅追不上資產價格的升幅,樓價是否仍能繼續上升呢?還望有高人賜教。

從收租股公告看本港和內地實體零售市道

美國總統的選舉結果令人大跌眼鏡,點票期間恆指更呈現deep V 形態,嚇倒不少投資者。特朗普的狂人態度竟然獲大批選民支持,反映貧富懸殊和社會分裂的情況嚴重。大局已定後,美國好友告知很多人為希拉里未能選上而大哭,尤其少數族裔 - 穆斯林護士聲淚俱下致電白人同性戀胸肺科醫生…   好友屬黃皮膚,太太雖是白人,但自特朗普參選以來,體會當地人因其膚色,態度不再如過往般友善,令其擔心自身安危,更認真考慮搬去加拿大,並已計劃感恩節週末前往視察。
特朗普沒有從政經驗,而且往往語出驚人,實在很難預期上任後的情況。既然看不懂美國形勢,只好回頭微觀本土市場。平日看公告,筆者最喜歡看中國地產發展商的每月營運數據,因為夠貼市(最近一個月),能明確反應內地物業的銷售情況和最新價格。香港的地產發展商雖沒那麼頻密更新數據,但太古地產(1972)剛公佈的第三季營運數據,側面反映經濟狀況,其中更有值得思考細味之處。
太古廣場,太古坊,港島東和太古城中心的辦公室出租率接近100%。而今年新租約的租金升幅介乎9% 至29%,以港島東(據知Facebook 的香港辦公室就在港島東) 升幅最大,其次是太古坊和太古廣場,分別升15% 和 14%,太古城中心則升幅輕微僅9%。商場銷售額則背道而馳:太古廣場的商店錄得 15.3% 跌幅,東涌名店倉則下跌 11.2%,這大概是因為少了內地旅客吧。太古城中心位處住宅區,商場銷售額跌幅輕微,僅下降4.2%。有趣的是,太古廣場和太古城中心的辦公室租金升幅,與商場銷售額似乎呈現負相關系數,這似乎不合邏輯,亦難以理解。單看數字,零售不景氣是一回事,黃金地段的辦公室租值堅挺,不單止未有回落,還保持升勢。
內地的營運數據也吸引筆者眼球。除了三里屯太古里,其餘的北京頤堤港、廣州太古匯和成都遠洋太古里,幾個購物商場的租用率皆錄得升幅。至於零售銷售額,所有商場都錄得5% 至11.3% 增長,成都太古里則錄得100% 增長!以此觀之,即使面對網購衝擊,內地的實體零售額仍錄得增長,側面反映內地消費力强。這些數字與媒體報道內地的零售市況,似乎有出入。
媒體報導未必能全面反映實況也許已成常態。不論早前英國脫歐或近日美國總統大選,民調和媒體報道都未能反映大眾意願,結局被指為黑天鵝。其實,筆者知道好些人循其它渠道收集原始數據,例如追蹤社交平台的討論熱度等,其分析結果顯示脫歐和特朗普的勝算並不如媒體報道般低,反而存在優勢。套用在投資策略的選擇,是衡量運用基礎分析或技術指標、長線投資或短線買賣時,投資者也可以考慮做較大型的數據統計。筆者近日的回測心得,是短線買賣的回報率,的確未必及得上長線投資(尤其股市中長年錄得大升幅的股票屬少數),但大前提必需是(1) 長線投資者研究功夫到家兼且眼光極其獨到 (2) 時間成本相對其他人低 (3) 風險承受力較高。若時間成本高昂,兼且可承受的風險較低,運用技術指標配合不同的中短線策略,似乎是合理選擇。篇幅所限,未來有機會再詳談回測結果和啟發。

從日常生活探經濟熱度

少了內地旅客,零售確實不景氣。早前在台灣閒逛,韓國品牌Teenie Winnie 在台北101 的旗艦店將關閉,全店3折,新貨4折!近日見到香港 Uniqlo 的優惠:凡使用獅子銀行信用卡結賬滿$600,即送$100現金券。使用條款是購物滿$200即可使用。秋冬天的產品提早減價,約75折至85折,加上$100 現金券,即使每$800消費扣$100,換算之後,即全單65折至75折!值得注意的是:Uniqlo 並非促銷夏天的過時服裝,而是冬天的熱賣產品如薄身羽絨外套等。此外,近月多間銀行信用卡與位處九龍的四五星酒店合作,推出餐飲優惠,低至7折甚至買一送一。
10月黃金週都可享餐飲優惠,又大減價促銷冬季新裝,零售業真的生意難做。筆者難以難以明白的是:少了內地旅客,應該只對奢侈品有較大影響?怎地大眾化商品都廣受牽連?台北店舖多人流旺,沒有香港地舖沒租客的情況。若非前往101 商廈,不容易感受到經濟不景氣。從事私人銀行的友人W,剛搬到香港一個月。W 的觀察:中環人衣著不再身光頸靚全身名牌,男士依舊穿西裝,女士卻較隨意,不再全身「閃爆」登場。午飯時間不論貴價或中檔餐廳都不需排隊,跟多年前在投行工作時不一樣。據說,現時銀行界只有財富管理仍算景氣,其它部門都沉寂了。
零售不景氣是否代表經濟不景氣呢?這或許值得深思。
已發展國家注重環保,又推廣「極簡生活」。日本的「斷捨離」文化,即減少日常雜物的風格受熱捧。以文化轉變和環保教育解釋零售業轉差,好像有點虛無飄渺。比較實際的問題是,大城市的樓價越來越貴,單位越建越小,不論自身有否置業,所有人都知道寸金尺土。居住空間細,自然少買雜物。而且新一代的炫耀性產品不是名牌服裝,而是電子產品。消費習慣不是逛商場,而是網購!零售實體店的生意受衝擊,好比傳統紙媒日益難做。但這是否代表經濟不景氣?還是大公司傳統業務的轉型步伐追不上時代?
筆者很好奇,若果生意走下坡,工業廠家和零售店主究竟會如何轉型?哪個行業才是未來產業?大家都知道創新科技公司具增長潛力,Facebook、Google、Amazon 等坐擁大量現金,而且增長率驚人,現金流強勁。可是,科技創新技術的入行門欖很高,加上winner takes all 的性質,競爭激烈令成功率低。這和過往常見的商業模式完全不同 - 行業有大量參與者,並且因為地域距離,商人可從國際貿易賺差價獲利。互聯網興起後,貿易的邊際利潤越來越低(也不說國際貿易了,單看網上買賣股票的佣金,就知道中間人越來越難做)。現今世代的行商模式,和過往所見的絕不一樣!
全球經濟不景氣的難題在於需求改變了。過往或許以量換價,或者生產線多樣化,又或主攻邊際利潤高的產品。二次世界大戰後至今數十年,多個已發展國家的物質生活非常豐富。新生代不追求物質,文化和消費習慣大幅轉變 (單看Mark Zuckerberg 來來去去穿同一款式的衣服就知道了),而個人化主義令結婚率和生育率降低,甚至越來越多宅男宅女…  筆者認為很多傳統行業其實未能捕捉用戶的需求。下一波的經濟發展是甚麼?創新科技產業必然值得投資,其它行業則木宰羊。本欄談到這題目,是希望拋磚引玉,引起討論集結讀者智慧。
在此多分享一個觀察。零售企業迎戰不景氣的招式,除了減價促銷,還可以是極力推廣高利潤產品。誠品書店早前打折,又引入更多品牌售賣多元化產品。筆者憑肉眼的不科學觀察,生意未見大起色。近日看見誠品在商場設置大型檔攤,好奇10月怎地賣書(應該暑假或節日才推廣吧?) 卻原來是主打花紋膠紙。筆者估計膠紙是利潤十分高的產品,與藝術家好友C 談及,原來每卷膠紙成本低於$2 (C 曾小量訂製花紋膠紙作精品售賣),若大量生產估計成本低於$1。而每卷零售價$18 - $54 (部份較闊身的膠卷價格更超過$100),利潤數以十倍計,即便扣除租金薪酬等成本,利潤依然十分可觀!筆者不知道誠品的營商計劃,也許單次推廣膠卷能帶來即時現金流,並且培養一批愛好收集者吧!據說在日本,某些花紋膠紙屬特別限量版,每卷售價高達一萬日圓(~HKD745)!

跟著矛盾看通告

週二港股全日成交僅400多億,悶市一般並非尋寶的最佳時機。既然暫時不選股,分享近日吸引筆者注意的兩則公告。


第一則公告:太古地產(1972)公佈第一季營運數據,本港辦公室租金全線錄得雙位數升幅。
辦公室:
  • 太古廣場的出租率由100% 下降至98%,但租金調升13%
  • 太古坊出的出租率是99%,租金調升17%
  • 太古城中心的出租率達100%,而租金只是調升10%
  • 港島東中心的租用率同樣達100%,但租金調升32%

過去大半年,媒體一直指全球經濟前景不明朗,而且樓價大幅下降。當看到太古旗下的商業辦公室出租率接近100%,並且有能力大幅調升租金(全部雙位數,港島東的加幅更達32%!),確實令筆者驚訝,心想數據側面反映經濟前景並非如想像般惡劣。否則租金難以大幅度提升。


至於購物商場,租用率全部達100%,但零售銷售額卻全部錄得倒退。
  • 太古廣場購物商場:-15.4%
  • 太古城中心:-3.9%
  • 東薈城名店倉:-14.0%

太古廣場和東薈城名店倉都主打奢侈品,銷售對象多是遊客,尤其是中國遊客。少了自由行,的確直接影響零售商的生意(銷售跌幅達雙位數)。太古城中心位處住宅區,定位相對大眾化,生意受遊客影響較微。猶記得去年太古城中心一枝獨秀,零售銷售額錄得個位數增長,沒想到今年同樣錄得倒退。未知是真正的零售寒冬,還是商場過去幾個月部份店舖關門翻新有關。

辦公室租金和商場銷售額瞧相反方向走,而且幅度不小(都超過10%),這矛盾現象值得細味研究。

第二則公告是Niraku (1245.HK) 收購芽莊66.7% 股權,作價1億港元,即估值1.5億。上週Niraku 公佈截至3月31日的全年業績,總括而言四個字:慘不忍睹!收益只是減少5.8%,但因為遊戲館經營開支上升超過一成,全年股東應佔溢利減少94%!

Niraku 在日本經營56間彈珠遊戲館,突然宣佈收購本地飲食集團芽莊,筆者確實不明所以。遊戲館和本地食肆有甚麼synergy,暫時看不到。即便撇開synergy 不談,芽莊集團截至2015年3月31日的全年營業額約1.47億港元,稅後純利850萬港元。即Niraku 的收購價超過市盈率17.6倍!昨日大家樂 (341.HK)、大快活(52.HK)、翠華(1314.HK)的市盈率分別是21.2倍,23.2倍和12.8倍。



芽莊品牌的越式餐廳在本港有4間分店,集團另有一間中式食店,資產淨值約391萬港元。以這種規模,未上市的收購價竟然達市盈率17.6倍!而買家是業績大跌的彈珠遊戲館Niraku…  確實令人想不透,未知內裡乾坤。

近日港股交投淡靜。除了看通告,惡補新知識(如上週談及的程式交易),也將眼光投放其它市場。早前郝承林兄的《美股投資懶人包》一文,指美股更具投資價值,筆者十分認同。美股市場較深較廣,不容易受一兩個大戶影響或被有心人上下其手,亦不會因為一兩個中央政策消息而過度反應,且過去幾年美股保持較好的升勢。當舊經濟疲乏難興,新經濟動力將來自產品創新,而全球最新的科技大多來自美國。此外,若醉心股神畢菲德的教導,學習投資方法和心法之餘,最理想是可以在相同的環境實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