剪髮記:那又紅又腫的雙手

日前約了靚女高Ling 飲嘢,她換了個新髮型。以往是斯文長直髮的清純形象,那天卻是清爽活潑的短髮,依然好看。原來她是到附近商場新進駐的大型連鎖髮型屋。儘管靚女高Ling 的頭和我不一樣,我還是走進髮型屋,期待那位髮型師『施展魔法』。然後,我發現髮型師沒有魔法,高Ling 是天生麗質。但,那間髮型屋的junior,卻給我不一樣的剪髮體驗。


看到Junior K 的雙手,我呆了 -兩截顏色,前半端又紅又腫,明顯是洗頭洗傷的。(圖片未能很清楚顯示,真實的雙手頗嚇人。)  Salon 有7位髮型師,但暫時只得他一個 junior 幫客人洗頭(另一位junior 離開了),工作量可想而知。冬天乾燥 + 熱水 + 洗頭水的chemicals,雙手自然受不了,流血兼『爆擦』。原本,我說不必洗了,他卻堅持,說頂多隨意洗洗。閒聊間,他說自小的理想就是當髮型師。雖然當了junior 3年都未開始學師,但他無後悔,也不覺浪費時間。他的實戰經驗有不少,知道遇到不同chemcials 出問題的情況怎麽處理。最令我印象深刻的:年紀輕輕的他,竟然對我說要stand out,除了勤力和把事情做好,就是要有原則(不讓髮型師洗頭) &『抵得諗』(例如行一個地鐵站的距離,幫髮型師買飯盒)。 他說辛苦少少不緊要,幫stylist 做私人嘢也無所謂,最緊要能夠從中觀察學到嘢。

K 只是19歲~!  年青人抱這種態度,很難得。

雖然我覺得髮型屋這種『師徒制度』很可惡,洗頭水咁多化學物都不換,雙手洗到爛晒都無醫療保險,而且junior 的月薪低(~$7,800/ 月,真的戴手套當洗碗工都多一倍),但K 真心熱愛剪髮。他說髮型是藝術,又說甚麼靈魂之類的(我第一次從學徒口中聽到)。 問及他未來是否想當明星的髮型師,或是專職舞台髮型,他說想入電影界。而他爸爸就是在電影界當道具製作…  

他很年輕,帶著熱誠兼目標清晰,我相信他會成功的。

之後和髮型師閒聊,他當了6年學徒才成為stylist。這一行的『淘汰率』很高,大部分捱不過6年。他說同期的junior 約30-40人,到現時仍然留在這界別的,大概只有3-4人。大型連鎖髮型屋較易打開客路,而且有制度(經常要考試,而且很嚴謹),但拆賬率很低,每個客拆不到30%。而stylist 的級別高低,與年資無關,以客量和收入衡量。

我對髮型的要求不高,不明白深奧之處。但每次都從髮型師身上了解多一點點,他們說學問很多 -手踭和手指的角度、剪刀又林林總總(有些數千元一把)…  另一個學問,則是與客溝通。髮型師指不少名人是『羅泥客』,他見過的藝人,田啟文和王祖藍,以及利孝和家族都平易近人,沒半點架子。

今次剪髮花了1小時50分鐘 (!),倒是不錯的經驗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