價值投資的弱點

上週四研究部首席分析師呂梓毅的《沿途論勢》專欄,在《高 F – score 投資策略可行嗎?》一文,詳細解說該策略,並加入止蝕機制、P/B 篩選準則等,將原策略和調整後策略進行十年的回溯測試,整篇文章值得讀者細閱。筆者向來欣賞《信報研究部》條理分明、兼且策略說明簡單清晰的深度研究,除了帶來「腦震盪」,亦每每對投資者有啟示。
圖片來源:《信報》2017年1月19日《沿途論勢》專欄
該文的結論指出:「不論策略之間的差異,透過揀選高F-score 股份為核心的投資策略,其表現均較盈富基金表現為佳。」同時亦提到「回報率是策略一佔優,但由於沒有止蝕機制,最大浮動虧損亦是最大,即當中投資風險最高。」
「投資風險最高」正正就是價值投資最大的弱點。讀者若細看該文的圖表,除了發現F score 策略回報較優勝,亦會注意到2015年中,投資組合的價值從高位回落,而幅度遠遠超過盈富基金。所以,若果投資人並非由2006年就根據F score 投資,而是2015才學會價值投資,並根據F score 入場,至今會錄得較大虧損,回報跑輸盈富基金。由此可見,入場時機非常重要。 不論是現實世界真正投資,抑或回溯測試,起始點的時間會直接影響對策略的觀感。
F score 在2015年後大幅跑輸盈富基金(文中提及的回報較優勝,是早前累積的回報,讓投資組合即使有較大跌幅,仍可以錄得盈利。可是,若滾存時間不足,未必可以錄得正回報),難免讓人懷疑到底市場環境的轉變,是否不利價值投資法。世間大部份事情都需要改進兼且與時並進,一套方法行之有效數十年,不代表缺點持續經年依舊微不足道。圖表中2015年的大幅度浮動虧損,就是明證。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:為何價格大幅回落時,必需死守不沽貨?保守一點的做法,不是先行獲利,然後低位再買入嗎?為何要同生共死忍受大幅回調坐過山車呢?
另外,回測顯示過去兩年F score 的投資策略波動極大(價值投資人期望股價是慢慢上升,而非如過山車般上落,甚至遠遠未返到家鄉),這值得投資人思考市場到底有甚麼變化,令到價值投資策略的波動性那麼高,而且pattern 和歷史有別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