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唔信 Glaucus ?

每逢聖誕新年假期,市場步伐放慢,基金經理放大假。佳節當前除了吃喝玩樂,看瑞年國際(2010.HK)和沽空機構Glaucus 隔空駁火,就如看電影般刺激緊湊。事緣10月22日Glaucus 出報告質疑瑞年2011-2013年的真實銷售收入。瑞年當日即停牌,直至上週四發通告逐點反駁,並於本週一復牌。開市前Glaucus 再次發炮,當日收市股價下挫16%。


談及指控理據和澄清內容前,究竟Glaucus 過往是否次次狙擊上市公司都大條道理,沽空都成功得米賺大錢?

今年2月Glaucus 狙擊當時上市未足一年的浩澤淨水(2014.HK) ,指其誇大財務數據,帳目顯示2011和2012年錄得盈利,但實際應該錄得虧損,而Glaucus 認為每股只值$0.27 至 $0.85,並予以「強烈沽售」評級。當日股價由$3.29 下挫20%至$2.63,之後停牌。3月尾集團發澄清公告後復牌,股價裂口低開18%,之後曾一度倒升17%。全日的股價波動介乎$2.15 至$3.19。當日澄清內容最重要的部份,是Glaucus 不了解集團的銷售成本計算方式,假設第三方承包商的生產成本為集團全部的銷售成本。及後 Glaucus 不理會澄清公告,繼續發炮指控集團誤導投資者 (可見Glaucus 不理會詳細澄清兼再度狙擊屬慣用伎倆)。  4月初集團的股價最高升至$3.97。7月大時代後,股價輾轉回落。過去半年,大股東多次在市場增持。週一收市價為$2.1,與Glaucus 的「目標價」(每股$0.27- $0.85)相比,有一大段距離。


回頭說瑞年國際,筆者週一早晨前往中環怡和大廈Norton Rose Fullbright 律師樓,細看集團在澄清公告提及,讓公眾查閱的賬目,並且第一時間將眼見的蓋章和內容記錄在Glaucus 的狙擊和回應不專業》一文。當中最重要的部分,是Glaucus 10月的研究報告指,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務部(Ministry of Commerce) 找到兩間瑞年附屬機構的賬目,銷售收入較上呈港交所的賬目少84% - 99%。「報大數做假賬」是非常嚴重的指控,而瑞年的澄清公告指Glaucus 看的賬目並不屬於集團子公司,並已確認商務部的記錄和集團的賬目一致。
 
 
週一開市前 Glaucus 未有查閲律師樓的相關文件,便又發出跟進報告。內容避而不談在商務部找到的財務報告,筆者認為這態度非常不專業 - 至少該派人查閱置於律師樓的賬目吧!報告內其它的質疑包括誇大門市數目、廣告支出比例過高、銷售隱含關連交易、以及已繳稅款太少(側面反映銷售額低)等。

瑞年置於律師樓的文件,是商務部持有瑞年子公司的財務報告記錄,賬目和工商管理局檔案以及集團年報相符。另外,又有一份文件列出2014年的納稅總額(約3.78億人民幣),包括增值稅和企業所得稅,數字與預期需繳交的稅項接近。這顯示集團沒有報大數,直接回應了Glaucus 「做假賬」的指控。

Glaucus 10月的報告有數十頁,跟進報告也有~30頁,質疑和指控當然不止一項。由於內容太長,難以全部列出探討,本文只談及最重要的指控 - 賬目誇大失實。有興趣了解機構如何隔空駁火的讀者,可參看Glaucus 的研究報告和瑞年逐點反駁澄清長達29頁的公告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